澳门世界区块链大会对话:熊市还有多久?

澳门世界区块链大会对话:熊市还有多久?

网易科技讯4月27日消息,熊市还要持续多久?现阶段如何在区块链领域进行投资?近日,网易传媒科技中心总监杨霞清在澳门第一届世界区块链大会上对话五位区块链领域投资人,就这些问题进行讨论。现场嘉宾认为,目前的上涨可能只是反弹,接下来还是熊市,这时候长期创业者应该踏踏实实干活,迎接真正的价值投资时代。

顶级投资人看好这些项目

BKFund Hashgard创始人兼CEO许超逸表示只投五类区块链项目:主流币种、有独特技术的币种、Copy to China项目、C2B项目和稀缺类项目,他还认为目前在一级市场的投资风险开始积聚,二级市场上一些被低估的项目反而有投资机会。

JRR crypto全球合伙人刘佳勇则关注所有区块链领域里的基础设施,从最开始的交易所到现在为交易所服务的项目,再到对优秀项目的孵化和后期服务,在他看来,区块链领域的初期投资没有门槛,相比而言帮助优秀项目上交易所更具价值。

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丁若宇阐述了投资方向的转变过程:2014年到2017年更多是对基础设施如底层公链进行投资,随后是对扩容方案、跨链技术和共识机制领域重点布局,随着一些安全、隐私问题的浮现,丹华资本开始在数据共享协议和密钥加密技术上布局。丁若宇认为,所有这些基础设施的成熟以后,才可能在上面建立出比较好的智能经济。此外,丹华资本近期也开始关注泛娱乐、金融服务等应用项目,而且投资速度在逐渐加速。

VVBTC高级副总裁郑皓升指出,2018年一级市场的资金已经超过2017年,今年4、5月份二级市场会有一个像样的反弹,随后一级市场投资机会将会大量增长。他重点关注一级市场的公链类、保险类和支付类项目。

DFund合伙人老葛表示,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有足够的智商跑赢比特币,但是99%的项目未来几年都会归零,对于没有那么多时间天天盯着项目、去了解团队的个人投资者来说,投比特币是风险最低、收益最高的。

熊市将持续多久?如何在熊市下投资?

BKFund Hashgard创始人兼CEO许超逸认为,从4月份到上半年应该是一个反弹期,但是上半年之后,到7月份之后有可能会继续走熊。

JRR crypto全球合伙人刘佳勇则认为如果真正做价值投资,就应该彻底忘掉什么是熊市,什么是牛市。当区块链大会更多的关注技术流派和公链生态时,才能走向价值投资。

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丁若宇表示,熊市反而给创业者更好的创业时机,这时真正对区块链技术有推动、对底层和上层有推动、真正踏实的创业者才能够继续坚持下去,熊牛市在项目长期发展是并不起到关键作用。

VVBTC高级副总裁郑皓升则给出了一些投资建议,三五年的长线投资随时可以入场,但如果想做短线,那就抓住反弹的点,然后卖掉。等它跌到你的心理价位的时候,买回来,然后一直等着就好。

DFund合伙人老葛认为,熊牛市会跟随比特币四年减半的大周期来走,2020年将是一个令人激动的市场,现在的市场还不是真正的熊市,因为大家没有对它完全失去信心。投资是一个价值发现的过程,需要不停地用我们投出去的真金白银,用我们的比特币、用我们的信仰币投出去,然后交学费,在市场上获得学习,最后让自己的决策变得比其他投资者更胜一筹。那个时候,真正的价值投资才能展现出效果来。

以下为对话实录,根据录音整理,略有编辑:

一级市场投资风险在积聚,看好五类投资项目

杨霞清:许总先来聊聊,你们一般会投哪些项目?

许超逸:我们投五类项目

第一类,我们投主流币种,比如比特币、以太坊、EOS。无论我们的资金规模有多大,我们都会去配置主流币种。

第二类,我们投有独特技术的币种,比如有一些独特的侧链技术、独特的跨链交易等等。在公开场合,我们不会阐述我们投了哪个项目,这样避免给哪个项目站台的嫌疑,所以我只能说一些概念性名词。

第三类,我们投C2C的项目。这个词其实是从VC过来的,叫做Copy to China。我们认为可以投一些在国外比较好的复制到国内的项目。我们认为中国人的执行力是比较强的,所以如果一个项目在国外比较看好,那么它在国内有可能也会做得比较好。

第四类,我们投C2B的项目。就是说我们在投Dapp的时候,如果一个Dapp在原有的一个blockchain上面做得比较好,很有价值,我们会投它在另一条链上一些相应的映射类的项目。

第五类,我们投稀缺类的项目。区块链未来会应用到很多行业,如果目前在哪一个赛道上的选手比较少,我们反而会关注得更多一些。

杨霞清:那我问一下,在区块链领域,你们从春节到现在投了多少项目?

许超逸:我们投了20多个项目。

杨霞清:投项目的节奏有什么变化吗?

许超逸:我们在1月份投得最多。2月份,我们自己基金所做的一些内部监控指标就已经开始提示我们了,告诉我们在一级市场投资的风险在积聚,所以我们就放缓了一级市场的投资,我们把精力尽可能放在二级市场上,寻找一些被低估的项目。

4、5月份二级市场将有像样反弹

杨霞清:郑总,您是二级市场里面一个非常牛的玩家,您可以谈一下二级市场现在是怎么样的投资策略吗?

郑皓升: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的资金永远都是流动的,它是流动性增长的。我现在说的话肯定比较大胆一些,先说一个数据,2018年一级市场的资金已经超过了2017年。在整个2018年,二级市场长熊的过程中,4月份和5月份是一个比较像样的反弹,并不是牛市开始的征兆,我觉得这个现象会用时间去证明。5月份和6月份这两个月会是一级市场从头开始大量增长、机会也是大量增长的一个过程。

我本身是做二级出身的,但我也说一下一级市场的经验。我把一级市场的区块链项目分为三类。第一类,公链类。第二类,应用类。第三类,投机类。

第一类,公链类主要是做技术,它从几个维度去看:第一个,我要看它的路线图,什么时候要怎么做。我要知道主链上线的时间,我要知道技术在哪、工作的时间,每一步每一个点都要写得很明确。这个时候,我才能知道这个项目什么时候能让大家看到他所做的事儿。我们还要看它在技术上有什么独有的优势,它的技术到底强在哪里,我没有它到底行不行。

第二类,应用类项目数量上比较少。我个人主要投两类,一是保险类,二是支付类。应用类,我们一定要想明白一个问题,就是传统企业区块链化到底要解决什么问题。很多公司很多项目是为了区块链而区块链,为了发币而发币。说白了,为了圈钱而圈钱。我们都知道发币在短期内的财富效应是很强的,但是你要把它做好。把你前置化的收益,要用后续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去把这一件事儿做好。

其实发币这个事情是很看格局的,尤其是应用类的项目。应用类的项目要五年、八年,甚至十年,这个项目才能完全落地,才会应用到大量的生活中。所以现在发应用类的项目,我们要看清它到底要做什么,它做的事情能不能解决我们的实际问题。

第三类,投机类,也就是圈钱的。我们要看它的市值管理团队,包括他拉盘的风格。我们要跟游资配合,要跟庄家配合,我们要看明白。我们是为了干什么,我们投投机类项目纯属是为了赚钱的,那么我们能不能战胜得了各大财团。所以作为个人投资者来说,要分清自己到底要干什么。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之后,我们就能在区块链领域做好属于自己的战略投资。

杨霞清:郑总很坦率,有三类,公链、应用类、投机类都投。刚才你提到4月份有个小牛市,你觉得在二级市场这是一个反弹还是真的是牛市来了?

郑皓升:反弹。

杨霞清:刚才也提到5、6月份可能项目数量会增长,这个是什么原因?

郑皓升:整体资金是一个慢速增长的过程,它并不能支撑二级市场的币价大幅度增长。所以这个资金还会流失掉,会回滚到一级市场。一旦资金回流到一级市场之后,二级市场的币价就会表现出下跌。

底层技术和架构投资逻辑

杨霞清:这是一个很好的判断,谢谢您。Kevin若宇这边,丹华资本是一个全球视野的机构,张首晟教授也是全球非常知名的科学家。我们特别想了解丹华资本的投资逻辑,请Kevin分享一下。

丁若宇:丹华资本从2014年以来就一直在布局区块链。首先,我们投资的时候是有非常清晰的论点的。第一个,我们会问“Why now”,为什么现在有这样的机会。我们从2014年到2017年在投资的论点上面,更多是在基础设施投资。Infrastructure包括底层公链,像刚才提到的从以太坊出来以后,当然开始共识机制是围绕着工作量证明(Proof of Work),但是后来又有Proof of Stake、Delegated Proof of Stake、BFT、DAG、还有种种VRF这样一系列的共识机制。我们在这些领域做了一些比较深入的布局。

随着这些公链在早期有一定的雏形之后,我们发现如果我们去问一个云,阿里云或者AWS云、亚马逊云,他能够提供一个application developer的一些技术模块。同样的道理,在Dapp里面,我们需要看到的,但现在还没有做好的,比如在TPS上面各种各样scalability的issue出现,所以就使得我们发现其实在第二层的扩容方案上面,我们需要做一个比较深入的布局。所以我们就投资了在layer2上面做链下的计算加速、链上的扩容方案,还包括围绕着分区sharing、围绕着跨链资产转换和逻辑转换等等一系列底层Protocol Layer的投资。

与之伴随的,现在其实已经出了一些安全问题、隐私问题,所以我们就发现在里面的数据分享,怎么样可以在公链的场景里面做一个比较好的private sharing protocol,包括里面的一些密钥加密技术和导钥技术等等。再加上围绕着底层的一个计算机应有的storage network compute,存储网络的和计算的,这些关键点上一个大规模分布式去中心化,它是什么样一个结果。

所有围绕这些基础设施的投资,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当它们都成熟的时候,实际就像建立一个城市,让它的基础设施成熟以后,我们才可能在上面建立出比较好的智能经济。

在2017年下半年,我们可以看到有大量在Application Layer的公司发了ICO,开始有各种各样创新的商业模式出来。因为scalability是一个比较大的核心瓶颈,所以我们现阶段非常选择性地看好一些应用的场景。这些应用场景不需要非常高的TPS,但是又能够充分利用价值互联网和里面产生的一些信任价值的应用场景。比如在区块链上做一些金融服务,当持币者的资产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我们可以考虑是不是有一些借贷服务、保险服务、在公链上面产生服务,这些都是华尔街上传统的一些基础金融科技的protocol。我们围绕这方面做一些投资。

同时,我们也看好泛娱乐,因为在游戏行业可以将更多的用户跑起来。我们也看好数据交易市场,叫做Data Marketplace。因为基于加密技术cryptographic technology,这个时候用户可以更好地去拥有自己的数据,并且在不泄露数据本身的时候,就可以更好地产生一个数据市场。

杨霞清:谢谢。丹华今年投了多少项目?

丁若宇:这个可能现在还没有完全公开,但是我们也在稳步布局。过去四年应该说是逐渐加速的过程。

杨霞清:目前为止,一共投了多少?

丁若宇:应该近50家。我们在美国做了很多布局,在美国的很多投资其实是围绕着底层技术这方面的布局,中国也有投资一些最优秀的区块链公司。

选项目门槛越来越低,要投基础设施和服务

杨霞清:我发现你主投的都是底层和架构,谢谢。然后刘总讲讲你这边,你投了币安,也做了很多投行的业务。您可以分享一下怎么判断一个项目是有价值的,或者说你投什么样的项目。

刘佳勇:我讲过我们JRR Crypto关注所有在区块链领域里的基础设施。我们最开始是布局交易所,现在除了币安,我们大概还参股了四家交易所。所有为交易所服务的项目现在都是我们特别看好的,也就是说交易所之后的下一步。我们更愿意把JRR Crypto定义成一个投行服务公司。说实话,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我这次开会之后才意识到其实在区块链领域做投资是一个极其没有门槛的事情。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做,投项目,投币。

所以我更愿意把我们定位成一个投行服务公司,帮助优秀的项目上交易所一定是我们最终的使命。我们会选择那些比较优秀的项目,参与到重度参与,到孵化,一直到交易所。到交易所之后,我们做市,让它交易,一直把它孵化完。因为现在这个行业的生态还非常初期,所有人都想我这个项目只要ICO之后就好了,上交易所就好了,其实那仅仅是开始。从价值投资也好,从量化交易也好,上了交易所之后才是漫长的资本路径。

所以我们更关注的是,第一,投基础设施。第二,帮助非常优秀的企业和项目进入主流交易所,并做后期服务,这是我们的主要内容。

杨霞清:是全程的。

刘佳勇:这不能叫全程。因为初期选项目这块,我们认为现在这些事,我们会做得越来越少。因为说实话,门槛越来越低。

99%的项目未来几年都会归零

杨霞清:谢谢。老葛,您分享一下DFund最近投什么,以及怎么投。

老葛:投什么其实背后的问题就是我们认为什么是好项目,对吧?

杨霞清:对。

老葛:我看了一下我自己的钱包,我从1月20号到现在,钱包最近才刚刚有新出的币,差不多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我们一直在消化过往的已投项目,就没有投新的了。在这个过程中,我自己其实是很迷茫的。去年我们整整投了一年,业绩也很好,去年的那些投资以及孵化项目的经验拿到今年就真的不一样了。所有的经验,我当时就想是不是我记不住了,重新学习了一下。

经历了大概一个多月的迷茫期,也在思考,也在总结。我后来觉得其实项目不需要投得太多,因为谁也不会比谁聪明太多,不可能在所有领域都很专业,我们能深入学习的领域就这么些,除了一些真正的学霸或者智商很高的人。那么在这些少数领域里边,我觉得最值得投的应该是比特币,这个不是开玩笑。

我们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有足够的智商跑赢比特币,但是在我的信念里面,99%的项目未来几年都会归零。只有比特币是经历过生死几百次的考验,丢币、黑客、交易所被盗、政策监管、全世界用户信仰的破灭,它到今天还是用的人越来越多。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就像有人提出的马桶理论,有人用过冲水马桶以后,就再也不会把家里的马桶改成茅坑了。所以比特币也是这样。有人变成了coiner、一个信仰者的话,他不可能再退回去相信法币。

杨霞清:如果大家都投比特币,那就没有人去做一级投资了,也没有新的项目出来了。

老葛:老韭菜有这么一个心得,因为我们的founder赵东,现在币圈有时候有点江湖气,很多人都说,大家也很亲切,也是平时开玩笑,他在差不多两三年以前自己做期货,爆了大概一万个比特币。也就是说,他当时不做任何努力,把这一万个比特币拿到今天,就真的是躺赢了整个趋势。

去年比特币币价年初大概是几千块人民币,到年底的时候,最高到十万人民币,也就是说,什么都不用做,就有26的回报了。以太坊年初大概几十块钱,一整年涨了80倍,也是什么都不做就是80倍的回报了。可能这就是人性吧,我们看到新项目出来,有币要涨了,忍不住要动手了。但是后来投了很多项目以后,冷静下来思考,发现真正能够让我们赚钱的事情,一年动几次就够了。

我在圈子里看到有些人大概在一年以前,在以太坊很便宜或者EOS很便宜的时候,投了大量的人民币。包括我有一个传统行业做工程的朋友,他在很懵懂的情况下买了几百个比特币,后来就忙着干自己的传统业务了。然后去年打开一看,已经是一个很可观的数字了。

杨霞清:您也基本判断现在是熊市,所以大家能少投就少投,要投就投主流币,投比特币或者以太坊和EOS。

老葛:对。而且我觉得对于没有那么多时间天天盯着项目、去了解团队的个人投资者来说,投比特币真的是风险最低、收益最高的。另外,如果大家都喜欢的是一个方向,大家都喜欢一个币种,那怎么可能所有人都赚到钱呢?要思考我赚的钱到底是谁的钱。在这个里面,我觉得一定要做逆向思维,跟别人不一样的思考。

就拿我们币圈的人来说,我们也是老韭菜了,我们喜欢比特币下跌,我们喜欢币价再低一低,比如当时几千块钱的时候,我们可以轻松拥有几百个币。但是现在好几万一个比特币,我们真的想拥有一个比特币就变得很难了。将来如果有2100万人每人一个比特币的话,那我们就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能获得一个比特币。

这个问题背后是信仰,我们到底是通过这样一个数字资产的炒作让手里的人民币变多呢,还是我们的信仰是拿更多的币在手里,这是两种思维在这个市场里面博弈。所以我觉得与其说是投资,不如说是选择自己在相信什么。

但是在几年以前,我们不可能坐在这,有这么大规模在聊天的。当时上区块链大会的只有一百多人,大概每个参与者要赞助50个比特币,大家才能把这场会开起来。但是现在,我记得去年我们在成都大会的时候,3个比特币就让全场所有人开开心心去吃火锅了。

杨霞清:所以您的意见就是说,只要买比特币就行了,咱们不需要做一级投资了。

老葛:第一,买币。第二,拿住,一直不动。第三,躺着赚钱。

杨霞清:然后等牛市起来。

老葛:对。

熊牛市趋势判断与投资建议

杨霞清:第一,大家先判断一下形势,我刚才其实一直想让大家判断形势,大家是不是觉得这是熊市?熊几年?第二,目前情况下,投资上怎么操作?我觉得大家可以给一下实际的建议,不论是一级,还是二级。

许超逸:从目前来看,我个人感觉从4月份到上半年应该是一个反弹期,但是上半年之后,到7月份之后怎么样,现在还不知道,我们还看不清,有可能会继续走熊,所以大家还是要看好自己的钱袋子。对于投资来讲,我觉得如果是好的项目,依然是值得投资的,依然值得长期持有。

杨霞清:OK,郑总。

郑皓升:如果大家想做长线投资,长线是指拿个三五年,而不是短期的,那就随时都可以买币。如果大家想做短线,那就抓住反弹的点,然后卖掉。等它跌到你的心理价位的时候,买回来,然后一直等着就好。这是我对趋势的判断。

给大家的建议就是,打个广告,不要打我。对于小白用户,投资一定要从二级市场开始,不要先碰一级,再玩二级。二级市场从BTC开始。

杨霞清:这个打广告了,大家听听就好。丁总,我觉得其实也可以给一些创意型的建议。

丁若宇:我觉得现在从形势判断来讲的话,因为丹华资本专注在一级市场,我们一直是以技术创新和长远的价值创造为指导进行投资的。所以我们在判断这些项目的时候,我们会看这个项目的壁垒,以及它怎么样能够fit in到未来的环境中。熊市和牛市在项目长期发展上实际并不起到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对于上市的那一瞬间,在IPO或者IEO这一段时间可能会有比较大的影响。

对于创业者的建议是,其实熊市反而很多时候是更好的创业时机。因为在牛市,所有团队都可以融资。但是在熊市,真正有实力的团队,真正对区块链技术有推动、对底层和上层有推动、真正踏实的创业者才能够继续坚持下去。所以整体来讲,对于广大投资人,丹华资本也希望能够给大家输送更多的好项目到二级市场,也希望大家能够良币驱逐劣币,能够更好地看到一个项目本身的价值是什么,是在技术的哪一个环节,还是在用户,还是在他创造的某种商业模式,对他的核心竞争力和壁垒做一个比较深入的分析。

杨霞清:在熊市,创业者就踏踏实实地干活。刘总,一个事情是判断,第二是投资建议或者对项目的建议。

刘佳勇:我认为如果真正做价值投资,就彻底忘掉什么是熊市,什么是牛市。这就回归到这个事情的本质。

开赌场的不会在意每天的输和赢,所以我认为真正回归到价值投资,你就想明白什么是基础设施,你想一想大家最大的共识到底在哪里,这一点我认可刚才老葛的观点。大家现在唯一的共识就在比特币上,所有人一窝蜂不断入场,那基础设施一定会起来。我认为大家不要再去看这个币那个币,所以我们从来不投币的。

杨霞清:你觉得交易所肯定挣钱,所以你就投了好几个交易所。

刘佳勇:对。我认为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大家既然已经开赌场了,区块链已经成赌局了,我们已经在澳门开会了,那基础设施一定是赚钱的。

杨霞清:但实际上,我们希望区块链投资未来不是一个赌场型的投资,可能是一个价值投资。

刘佳勇:如果区块链真正走向价值投资,我需要真正面对技术流派,我们探索公链应该怎么做,更好的生态怎么搭建。

但是真正要做价值投资,我大概看了一下下面的观众,我认为如果是真正的创业者,如果你认为你是技术大牛,就回到技术的本质上,你为这个生态到底能解决什么样的问题。

杨霞清:谢谢。老葛,你是最后一个,你需要做一个总结。

老葛:作为coiner,我还是先对牛熊做一个判断吧。比特币有一个大周期就是四年减半,所以跟任何金融资产一样,都会随着这个周期,供需就可能被打破,发生变化。所以可以预见,两年以后,就是2020年将是一个让我现在想一想都很激动的市场。

那么当下这一刻,我觉得不完全是我们认为的熊市或者反弹。我觉得真正的熊市是币圈的那些微信群、媒体、公众号都没人问津了,群里面都在聊期货、原油、股票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熊市。所有人都已经不关注它了,对它已经失去信心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价值投资,所谓的价值是什么呢?就是所有人能够共识的事情。比特币的技术,其实现在我们也可以fork一条比特币的链出来,但是没有共识,所以它就没有价值。

那么投资是什么呢?我认为投资就是在早期,比别人更早地了解到东西的价值在哪里,投资是一个价值发现的过程。有一些投资,我们误以为它是投资,比如去银行买一只理财产品,那不是投资,那是消费。投资实际上需要不停地用我们投出去的真金白银,用我们的比特币、用我们的信仰币投出去,然后交学费,在市场上获得学习,最后让自己的决策变得比其他投资者更胜一筹。那个时候,真正的价值投资才能展现出效果来。我觉得这就是为什么老韭菜越割越坚强。

杨霞清:谢谢几位嘉宾的分享。今天有三家很主流的投资基金,还有两位非常厉害的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的玩家。总结一下观点,第一,对市场的判断,目前的上涨可能是反弹,接下来可能还是熊市。第二,如果是长期创业者,踏踏实实地干活。大家对价值投资其实有不同的概念,感谢各位的分享,因为时间的关系,下面还有非常多的议程,我们这次的分享就到这里,非常感谢大家,也谢谢观众朋友们的热情参与。

白鑫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白鑫_NT4464

延伸阅读:

    无相关信息
标签:区块链

上一篇:BIT.GAME承办IGS成都区块链高峰论坛 共话区块链游戏发展

下一篇:清华大学成立区块链金融研究中心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